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旧版入口
 

分享到:

信仰的味道

来源:    作者: 伍正华    发布时间: 2016-11-11 15:36    编辑: 张启杰

 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2年11月27日《人民日报》第四版“人民论坛”栏目,全文不过1100余字,通过讲述几个短小经典的故事,阐述近百年来共产党人寻求真理、坚持信仰、实现理想的主题。其中最形象透彻、最令人难忘的是,在共产主义信仰的激励和引领下,陈望道沉醉其中、潜心翻译《共产党宣言》,竟将墨汁当成红糖吃掉而浑然不觉,甚至感觉墨比糖还要甜。

  原文如下:

  1920年的春夜,浙江义乌分水塘村一间久未修葺的柴屋。两张长凳架起一块木板,既是床铺,又是书桌。桌前,有一个人在奋笔疾书。

  母亲在屋外喊:“红糖够不够,要不要我再给你添些?”儿子应声答道:“够甜,够甜的了!”谁知,当母亲进来收拾碗筷时,却发现儿子的嘴里满是墨汁,红糖却一点儿也没动。原来,儿子竟然是蘸着墨汁吃掉粽子的!

  他叫陈望道,他翻译的册子叫《共产党宣言》。

  墨汁为什么那样甜?原来,信仰也是有味道的,甚至比红糖更甜。正因为这种无以言喻的精神之甘、信仰之甜,无数的革命先辈,才情愿吃百般苦、甘心受千般难。

  信仰是朴素的。宋庆龄在写给美国同学的信中说:“孙中山好几次告诉我说……他下了决心,认为中国农民的生活不该长此困苦下去。中国的儿童应该有鞋穿,有米饭吃。就为这个理想,他献出了他四十年的生命。”

  信仰是无私的。1930年8月27日,临刑前的几分钟,共产党员裘古怀有感于“每一个同志在就义时都没有任何一点惧怕,他们差不多都是像完成工作一样跨出牢笼的”,匆匆写下《给中国共产党和同志们的遗书》,饱含深情地用“满意”和“遗憾”四个字诠释自己对信仰的理解:“我满意为真理而死!遗憾的是自己过去的工作做得太少,想补救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  历史证明,谁守住了这份朴素和无私,谁就能获得人民最可靠、最永久的支持。历史和人民为什么最终选择了中国共产党?那是因为“共产党、红军信仰他的主义,甚至于每一个兵,完全是一个思想”。

  91年过去了,嘉兴南湖的红船依旧,而党的实力、中国的面貌早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那时,我们的党员不过几十人,如今则是拥有八千万党员的大党;那时,我们党哪有什么家当,连开会的路费都是想方设法筹来的。如今,单从经济总量来看,中国已经跃居世界第二。

  “我们错了!”美国《时代》周刊这句迟来的道歉,也许可以看作对中国共产党执政业绩的生动旁注。1995年香港回归前夕,其姊妹杂志《财富》曾作出《香港之死》的错误预判。然而,谁也不得不承认,香港不仅“舞照跳,马照跑”,而且“比殖民地时更繁荣”。

  从《财富》杂志的悲观断言,回溯到毛泽东当年带领党中央进京时的“赶考”之说,几十年来,我们党可谓大考不断,小考不停!面对一场场严峻的考试,中国共产党不仅没有被考倒,反而无数次考出了让世界惊叹和震撼的好成绩,让“中国崩溃论”一次次崩溃。世界看到的是一个更加繁荣富强的中国,一个更加充满生机活力的中国共产党。

  若论今昔生活对比,相信许多党员同志都会由衷地说:“够甜,够甜的了!”然而,越是在日子够甜的时候,每一名共产党员越要自觉保持纯洁性和先进性,越要深味服务人民的精神之甘,复兴民族的信仰之甜。

  恽代英在文中写道:“我们吃尽苦中苦,而我们的后一代则可享到福中福。为了我们崇高的理想,我们是舍得付出代价的。”

  墨汁为什么那样甜?这种信仰的味道,只有真正的共产党人才能品味得到。

青海《党的生活》杂志社主办   版权所有:青海《党的生活》杂志社   技术支持:青海新闻网
未经《党的生活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E-mail:webmaster@qhnews.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[2001]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