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理论经纬 | 学思践悟 | 昆仑短评 | 组工论坛 | 党建巡礼 | 人物先锋 | 基层视线 | 基层信息 | 文化视野 | 昆仑走笔
  现在的位置: 青海党的生活网昆仑走笔
拜谒将军楼
来源: 青海《党的生活》
发布时间: 2022-06-29 09:49:53
编辑: 陈 奇

  拜谒将军楼

  ●陈生民

  九月,一场秋雨过后,格尔木街道两旁的杨柳树上的叶子微微泛黄,一阵清风吹来,有的洒落在地,有的哗啦啦响。

  格尔木市历史不甚久远,与1954年修建的青藏公路相当,平均海拔2780米,面积12万平方公里,人口30余万,是继西宁、拉萨后第三大高原城市。资源十分丰富,钾、纳、镁、锂储存量全国第一,察尔汗盐湖中国第一世界第四,涩北天然气潜在价值巨大。地理位置特殊,是连接西藏、新疆、四川、甘肃重要交通枢纽,西南物资能源保障的后方,素有“兵城”“汽车城”之美誉。

  我应格尔木公路总段邀请,到格尔木参加第三届“情系昆仑,奉献交通”职工文化系列活动。格尔木公路总段前身为察尔汗乌苏养路总段,1960年由都兰县迁至格尔木市,1968年改为现在这个称呼。几十年来,人员换了一茬又一茬,但艰苦的自然环境和使命担当没有变,为格尔木经济建设做出了贡献,赢得了好口碑。

  晚上节目演出前,照例播放“暖场片”,内容主要是历史发展和取得的成绩。快闪中,慕生忠冒雪顶风修路身影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将军楼让我感受到了强烈震撼。慕生忠,陕西吴堡人,1910年出生,1930年参加革命,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先后担任第一野战军政治部民运部部长、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政治部主任、西北军区进藏部队政治委员、中共西藏常委兼组织部部长、西藏运输总队政治委员等。慕生忠将军修建青藏公路的事迹,党史资料多有记载。

  回到宾馆已是深夜,躺在床上我难以入睡,将军修路的英雄形象一直在脑海里回放,索性下床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,搜寻那段让人难以忘却的历史画面。

  1954年5月11日,两次艰难进藏后的慕生忠带领1200骆驼队工作人员,从格尔木出发,在格尔木河畔、昆仑山口、楚玛尔河畔摆开战场。动员会上,慕生忠说,青藏公路今天就从我们的脚下开始。如果我死了,这镐就是我的墓碑,声音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。

  格尔木以南一马平川,没费多大劲就修通了。不久困难接踵而来。在雪水冲刷的河谷,修了一条宽8米、长200米的慢坡路。在水流湍急浪涛汹涌的那神河畔,用9根红松,架起了“天涯桥”。79天修了300多公里路。得到彭德怀元帅给予的200万元100辆卡车1000名官兵的支援后信心倍增,与队员一起扛石头抡大锤,用手上老茧识别干部。

  将军爱惜人才。“天涯桥”试车,他从驾驶室一把拉下工程师自己坐上车说:“像我这种土八路出身的政委,今日死了,马上就有人来替。你是咱们唯一的工程师,万一有个闪失,就再没有第二个了。”将军身先士卒,第一个跳进冰冷刺骨的沱沱河,战士们心痛地说政委辛苦了。而他却说:“我受点苦,可是价值大。今天200人干了500人的活。数学上1+1=2,可在哲学上1+1可能等于3,等于4,甚至更多。在困难的时候领导站在前头,一个人就可能顶几个人用。这就是生活的辩证法。”将军宁死不屈。唐古拉山石头坚硬,许多队员手掌磨出了血,他鼓励队员:“死,也要头朝拉萨。”

  过黑河后,修建速度明显加快,最难啃的骨头是八井大石峡。将军调来一个工程团,打眼放炮,劈山炸石,12天时间天堑变通途。

  1954年12月15日下午,青藏公路全线贯通。

  1954年12月25日11时15分,剪彩仪式如期举行。

  7个月零4天时间,逢山开路,遇水架桥,风雨无阻,修了1283公里路,堪称世界奇迹,让高山低头,河水让路。

  由于临近国庆,活动只安排了三天时间,日程十分紧张。第三天上午,我拦了一辆出租车,前去拜谒将军楼。

  将军楼在主题公园。园内树木葱郁,环境幽雅,“筑路忠魂”“铸剑为犁”雕塑惟妙惟肖,天路纪念塔高耸入云。沿着大理石铺就的路面拾级而上,就是将军楼。将军楼是仿陕北窑洞修建的一栋两层楼,外观陈旧,门窄窗小,没有任何装饰,正门上方“将军楼”三个字醒目端庄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将军楼都显得极为普通,甚至有些土气,但正是这个楼成就了将军的壮举。从楼内展示的实物和文字中,我分享了此前若干尚不清楚的故事。

  我知道,在艰苦环境下修建青藏公路,不仅需要勇气,还要有坚定的信念。我也知道,修建青藏公路,不仅挑战生命极限,还要敢于牺牲。面对这些颜色渐褪的实物和粗略文字,我忍不住心潮澎湃,热泪涌流。

  最让我动容的是将军刚毅的性格。1979年复出后本该颐养天年,可他不顾家人再三阻拦,两次察看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。看着他曾经工作过的将军楼一言不发,离开时说,“如果有一天马克思要见我,我一定还会回到青藏线”。将军与世长辞,家人遵照遗言,将他的骨灰撒在了昆仑山、沱沱河。

  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通车后,来格尔木人数猛增,将军楼成为红色打卡地,崇拜将军学习将军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。听说将军骨灰撒在昆仑山、沱沱河,不少过路司机主动停车鸣笛3分钟。

  秋风萧萧,秋意绵绵。公园内一派秋景,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菊香的味道。离开公园已近中午,拜竭将军楼的人络绎不绝。路过将军雕塑时我再次停下脚步三鞠躬。

  埋骨何须桑梓地,人生处处有青山。安息吧,尊敬的将军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一定有你的名字,交通强国的事业中一定有你的身影,你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。

  作者简介

  陈生民: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、西宁市作家协会会员,著有小说和散文随笔集多部。

相关新闻↓
    [ 返回首页 ] [ 打印 ] [ 关闭窗口 ]  
   
 
人民网 |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| 新华网 | 光明网 | 中国网 | 党建网 | 求是理论网 | 央视网 | 博看网 | 学习时报 | 宣讲家 | 青海日报
青海《党的生活》杂志社主办 版权所有:青海《党的生活》杂志社 技术支持:青海新闻网
未经《党的生活》杂志社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E-mail:webmaster@qhnews.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[2001]55号 青ICP备19000163号-42 青公网安备 63010302000200号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971-6138346